作者: admin

与李文飙同时获辽宁省委组织部公示的另一名江苏干部苏伟,去向现已明确。
据微信公众号“辽宁省浙江商会”消息,8月9日至10日,辽宁省浙江商会会长曾昌飚一行赴阜新市考察,并与阜新市召开座谈会,就进一步深化合作进行沟通交流。阜新市委书记胡涛,市委副书记苏伟,市委常委、秘书长李进辉接见曾昌飚会长一行。
这也意味着,苏伟现已担任阜新市委副书记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苏伟,男,汉族,1976年2月生,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他长期在江苏徐州市工作,曾任沛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睢宁县委书记等职。
今年7月31日,江苏省委组织部官网发布了一则辽宁省委组织部《领导干部任职前公示》:江苏省徐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李文飙拟提名为辽宁省地级市市长候选人,江苏省睢宁县委书记苏伟拟任辽宁省地级市党委副书记。
李文飙已于8月12日获任铁岭市代市长。

资料照片

这才是美国现在最热的新闻,绝对比纸牌屋还纸牌屋!

反正,这条新闻,盖过了拜登的芯片法案,盖过了佩洛西的喋喋不休,而且事态还在不断发酵中。

为什么说比纸牌屋还纸牌屋?

因为特朗普被FBI“抄家”了!相信你也没少看过好莱坞电影,但你看到FBI登门搜查前总统的家吗?

从来没有过,这是美国开国200多年来第一次,但特朗普就赶上了。

所以,特朗普特别委屈,发声明痛批:

这是我们国家的至暗时刻,我美丽的家,位于佛罗里达棕榈滩的海湖庄园,正在遭到一大FBI探员的包围、突袭和占领。在此之前,从未有类似事件发生在美国(前)总统身上……

请注意:美国的至暗时刻。

这不是我说的,这是美国前总统说的。

资料图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简单梳理如下。

1,8月8日,星期一,身在纽约的特朗普儿子埃里克对外披露,他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称海湖庄园来了30多名全副武装的FBI特工,手持搜查令要对庄园进行搜查。FBI随后带走了成箱的东西。

2,特朗普当晚也证实了这一消息,称这些人在他家里翻箱倒柜,甚至撬开了他的一个保险箱,这是“美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我是第一个遭受这种待遇(突袭搜查)的前总统……”

3,值得注意的是,离开白宫后,特朗普大部分时间就住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但FBI搜查时,他恰恰在纽约。显然,FBI也是算准了时间,趁着他不在的时候,采取了突袭行动。

4,搜查很顺利,也因为有“内应”帮助。作为前总统,特朗普的安全由特勤局负责,但特勤局看到搜查令后,很配合地让开了道,一切畅通无阻。

5,搜查什么?按照媒体的披露,应该是特朗普担任总统时的绝密资料,在他任内最后时刻,就披露他时常将一些材料撕碎冲入马桶;他离开白宫时,涉嫌将一些本应归档的秘密材料,偷偷带到了海湖庄园。此前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压力下,特朗普已经交回了15箱资料。

资料图

6,但突袭搜查前总统的家,显然不是一次普通的行动。FBI必须说服联邦法官,他们认定海湖庄园藏有“可能的犯罪证据”,而且,这显然需得到FBI局长和司法部长的许可。有意思的是,FBI局长还是特朗普任命的,但他的上司司法部长,则是拜登的内阁成员。

7,事件发生后,毫无疑问成了美国最爆炸性的头条。白宫的回应是,拜登事前毫不知情,也是看新闻才知道的。司法部长则简单回应: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8,这是法律问题吗?特朗普肯定不这样认为,他指责这是民主党对他的政治追杀,司法部成了政治工具,FBI这样做的目的,是因为“民主党近乎疯狂地想阻止我角逐2024年总统选举……”

9,这迅速又成为两党斗争的焦点。哪怕已经和特朗普反目的前总统彭斯,也公开贴出声明,对事件表达“深切关注”,认为“在美国历史上还没有一位美国前总统的私人住宅遭到这样突袭”,司法部有“党派偏见”,破坏了美国人对司法的信心。

10,刚刚又看到美国媒体的披露,签发搜查令的联邦法官,曾经向奥巴马和特朗普的政敌捐款,还是美国臭名昭著的玩弄女性富豪爱泼斯坦的前律师,猛料一个接一个……

这下热闹了吧。

再简单总结一下。

特朗普被“抄家了”,他成第一个被FBI搜查的美国前总统,又一次创造了历史。

白宫装不知道,但这次司法部、FBI和联邦法官联手,显然很不简单,也真不排除其中真有些猫腻。

只是很可惜,FBI精心的行动,应该也没抄到什么,特朗普不依不饶,认定这是对他的政治追杀,阻止他参加2024年大选。

比好莱坞还好莱坞,比纸牌屋还纸牌屋吧。

特朗普 资料图

关键是,接下来会怎么办?

简单三点吧。

1,FBI就到此为止吗?肯定不是,不是有句俗话说:你在阳光下看到一只蟑螂,那在阴暗的角落,可能有1000只蟑螂在活动。FBI既然敢搜查特朗普的家,显然也掌握了点什么,肯定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行动。特朗普,你要小心了。

2,特朗普会怎么办?从他声明看,他明白自己的处境,对策就是渲染悲情,将自己描绘成政治追杀的对象,甚至不排除借此事件,直接宣布参加2024年大选。反正,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已经站出来,在海湖庄园附近抗议:拜登很卑鄙,竟这样对付特朗普。

3,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接下来的斗争,肯定更加激烈更加精彩,不可能有一剑封喉,倒可能是刀刀见血,至于抹黑造谣妖魔化,都是双方的拿手好戏。不彻底搞翻特朗普甚至将他送到监狱,很多美国民主党人确实不罢休;不报夺权、抄家这个仇,特朗普肯定也咽不下这口恶气。

看特朗普的声明,他愤怒说:这种(对我的)攻击只能发生在破碎的第三世界国家。但可悲的是,美国现在已成为这样的国家之一,腐败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他们甚至撬开了我的保险箱!

嗯,美国成了第三世界国家。特朗普,你好歹也是美国前总统,你这是污蔑美国呢,还是污蔑第三世界。

斗吧,你们就且斗吧。反正,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的至暗时刻”,接下来,更猛烈更精彩的暴风雨就要来了。

网易体育8月8日报道:

英超首轮曼城2-0战胜西汉姆联取得开门红,哈兰德首秀梅开二度。第2个进球,他需要好好感谢德布劳内的大师级助攻,后者手术刀般的直塞撕开了对手防线,让哈兰德获得了单刀直面门将的机会。

相关阅读

布丁搭档!德布劳内发推:完美首秀!英超,欢迎来到哈兰德

他得意的笑!哈兰德晒打坐照及维京人登陆图:感觉真棒

魔人激动!哈兰德赛后采访时爆粗,记者提醒后不小心再次爆粗

2022年的17场英超比赛中,德布劳内已经打进10球、助攻8次。赛后他也谈到了哈兰德:”不管我身前的前锋是谁,是阿尔瓦雷斯还是哈兰德,我都会尽力传球找到他们。只要把球传给哈兰德,他就能取得进球。我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我知道他背负着很高的期望。”

直播吧9月26日讯 战胜广州城队之后,海港锋线外援恩迪亚耶接受了跟队记者刘闻超的采访,谈到了海港队内的竞争以及未来的目标。

——谈对阵广州城的进球及队内的竞争

恩迪亚耶:进球毫无疑问是团队配合的结果,我在场上作为箭头,知道和队友之间如何产生默契。现在随着武磊、巴尔加斯的到来,我正在变得更有威胁,过去两场比赛已经说明了一切,未来我希望还能收获更多。现在队内有很多非常出色的球员,但我的职业生涯一直充满着竞争,所以我会努力做到最好,现在我有上场机会,成为锋线位置的首选,那么我就会投入100%的努力去帮助球队。

——谈到在比赛中的职责

恩迪亚耶:作为前锋从来不是容易的事,球迷们期待能进更多的球。但我认为,帮助球队获胜更为重要。如果球队取胜而我没能破门,那我不会太难过,当然用我的进球帮助球队取胜是最令人开心的。我会努力在场上帮助球队取胜,即使不能进球,我也会在其他方面更多的帮助球队。

——谈到未来的目标

恩迪亚耶:我在球队的目的就是帮助球队实现目标,虽然现在排名上还没有达到球队的预期,但是联赛还没有结束,我们会努力赢得比赛,一步步提升球队的排名。而且接下来还有足协杯的比赛,我们会努力争取赢下足协杯,包括我在内球队所有人都要坚持战斗,我不会考虑去打进多少个进球,而是每场比赛都全力以赴,到赛季末再来看看我们的成绩。

(凉笙墨尘)

最近,马斯克在一次直播财富中说:“1969年我们能够登上月球,这是一个非常反常的情况,就像进入了未来,并将技术向前推进。” 此言一出,立刻让一些人兴奋了:你看看,我就说美国阿波罗登月造假了吧,现在连马斯克也这么说。

听了马斯克的话,很多人兴奋了,但人家不是那意思

实际上,马斯克的意思并非说阿波罗登月造假,而是说当时的速度快得反常,比如1957年10月4日,苏联才刚刚发射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大约2年半之后,1960年5月15日就发射了第一艘宇宙飞船“史泼尼克4号”。而不到一年后,1961年4月12日,加加林就乘坐“东方一号”载人飞船进入太空并成功返回了。

加加林进入太空,距离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不过3年多

而美国当时作为追赶者,速度更快,1958年2月1日发射它的第一颗人造卫星“探险者1号”,1960年11月8日就进行了“水星”号飞船的首飞,只比苏联晚5个多月,1961年5月5日,更是用“自由7号”飞船将艾伦·谢泼德送入太空并成功返回,只比加加林晚了23天。

艾伦·谢泼德进入太空,只比加加林晚了23天

更恐怖的是,在将第一艘载人飞船送入太空的大约6年后,1967年2月21日就准备发射第一艘载人登月飞船“阿波罗1号”,可惜在当年1月27日的一次测试中,由于指令舱突发大火,导致3名美国宇航员被烧死。即便如此,1969年7月16日,还是发射了“阿波罗11号”,并在7月21日成功将阿姆斯特朗送上月球。而此时,距离人类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还不到12年,距离美国发射第一颗卫星不过才11年多。

发射第一颗卫星12年后,人类就登上了月球,这个速度现在无法想象

所以说,当时航天的发展真是反常和疯狂,反观现在,人类的航天节奏太慢了,这里不是说某一个国家,而是说在座的所有国家都太慢了,几乎陷入一种“懒惰”的状态。究其原因,首先是冷战的疯狂“内卷”,不断鞭策美苏在航天领域你追我赶,第一颗人造卫星、第一艘载人飞船、第一个登月,第一个空间站,一个个耀眼的荣誉背后,都是综合国力的较量和碰撞。当时为了争这些第一,甚至都可以忽视基本的安全设计,载2人的飞船,敢塞进去3人,真的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苏联上升号飞船

其次,冷战时期的航天,是“创业”,自然具有拼搏精神,而现在是“守成”,原先那批创业的人功成身就了,也老了,到了坐享其成的时候了,再出去奋斗拼搏那是不可能的,这种现象在NASA的国家队里特别明显,在新一代登月火箭SLS的研制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所以NASA要推出一个白手套SpaceX,用私人公司和商业航天的模式,鞭策老人们继续前进。

NASA扶持SpaceX的目的,和中国引进特斯拉的目的一样

第三,航天是一个大投入的工程,说到底是要看产出的,冷战时期依靠荣誉感的驱使和国家的投入,可以“疯狂”一时,但无法“疯狂”一世,所以即便“阿波罗”计划6次登月成功,但最终依然无法继续,所有的努力最终功亏一篑,甚至到今天,无论是“星座”计划,还是“阿尔忒弥斯”计划,都很难重返月球。

人类重返月球,依然困难重重

所以今天的航天和登月,我们立足的是以市场为驱动,打造地月经济圈,避免到此一游打卡式登月,只有航天和登月的投入有产出了,并且盈利了,才能够持续下去,为此,小行星挖矿、火星开发、太空发电站等一众项目上马了,就是冲着这个目标而去的,一旦真的发现了赢利点,以市场为驱动,说不定速度会比冷战时期还要快。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目前还没有发现太空中能够大规模产出的项目,要平衡航天巨大的投入,依然很难,甚至渺茫。

打卡式登月不可持续

说到这里,不妨多啰嗦几句,小编始终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航天的重点依然是近地空间、地月空间的开发和利用,占领地球的制高点,因为这里涉及经济、国防等太多的关键点,毕竟我们只有在地球上赢了,才有未来,不然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至于火星和其它行星、卫星的探测和开发,应该排在第二位,还有余力的话,再进行第三位的太阳系边际探测,除非哪天发现了外星人,并且确定能够给人类带来巨大的收益,才应该加大对深空的探测。总而言之,一切航天活动的着眼点,应该是地球本身。

航天的重点应该是近地空间和地月空间,而不是火星

VIA:三思逍遥

2022年是我国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最炎热的一年

国家气候中心近日对气温进行了监测和评估

依据极端天气的平均强度、影响范围和持续时间来看

从今年6月13日开始

迄今为止的区域性高温事件综合强度已达到有史以来的最强

(1961年开始有完整气象观测记录)。

但这可能只是个开始

根据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2020年6月发表在《自然·通讯》上的论文称

未来西北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将进一步增强

这也会进一步导致极端天气的产生

论文的评估结果意味着未来东亚夏季风更强、季风降水更多

但登陆的台风可能减少

同时也意味着中国东部和南部的高温热浪风险增大

而就在论文发表后不久

论文的预言就成了现实

当前出现的种种极端高温仿佛在应验专家们的预测

哈尔滨惊现百斤巨蟒,吃光鱼塘上千斤鱼,北方寒冷为何会有蟒蛇?

进入秋天之后,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冷,蚊子苍蝇等虫子也变得越来越少,同样减少的还有蛇类。虽然还没有到蛇冬眠的温度,但它们已经明显变得懒惰,不再整天往居民家里跑了。但今日在哈尔滨双井村,渔民郭大哥家里的却频发怪事,他鱼塘里养的鱼竟然神秘失踪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神秘动物吃光鱼塘

郭大哥在村外包了一个鱼塘,里面养了不少鱼,据估计今年至少已经往里投了三四千斤的鱼。郭大哥说,他每隔几天就会到鱼塘里来看看鱼的长势,因为里面的鱼比较多,一般来说会非常的闹腾,偶尔还能看到大鱼在水里翻花,非常的喜人。但最近一段时间,鱼塘里变得越来越安静,并且很少能够见到大鱼了。鱼都到哪里去了?郭大哥拿着渔网到鱼塘里捞了好久,结果只捞上来了几条不起眼的小鱼苗,平时常见的大鱼一条也没见到。事实已经非常明显,鱼塘里的鱼被人偷了。

难道是有人晚上到鱼塘里偷鱼?想到这里郭大哥觉得很有可能,他便连着好几天都在鱼塘边蹲守,但最终却一无所获,看来自己的鱼并不是被人偷走了。不是人偷的,那肯定就是什么动物,最近一段时间鳄雀鳝、大黑鱼等都闹得非常凶,难道自己的鱼塘里也进了入侵物种?想到这里郭大哥就感到一阵头疼,他听说鳄雀鳝这种东西生存能力极强,万一在鱼塘里产了卵,以后里面怕是一条鱼也养不活了。

抽干湖水见真容

为了守护住自己的鱼塘,郭大哥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抽干鱼塘里的水,看一看这水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可怕的吃鱼怪物。很快郭大哥就拿来了抽水机器,随着鱼塘里的水位慢慢下降,眼前的景象看得郭大哥是目瞪口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没想到的是,鱼塘里只剩下一些零星的小鲫鱼,自己的三四千斤鱼早就不见了踪影。难道是鱼都生病了?但此时的鱼塘里根本就没有死鱼,完全不像是鱼群生病死亡的样子。

鱼塘里的水马上就要见底了,但什么鳄雀鳝,大黑鱼是一条也没见到,究竟是什么东西,能一下子吃光这么多鱼?就在郭大哥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听到鱼塘边的草丛在沙沙作响,一条数米长的大蟒蛇突然闯进了郭大哥的视线内,它轻车熟路的鱼塘边,看样子是在寻找食物。事情已经非常明显,这条巨蟒就是将郭大哥鱼塘吃光的罪魁祸首。

2006年11月,伊拉克高等法院,进行了一场全世界都高度关注的审判。

这是对萨达姆的最后一场审判。

漫长的审判词中,主审法官一一念下了萨达姆所犯下的罪行,并宣告了审判结果。

萨达姆多次要求的枪决被拒绝,行刑方式依旧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绞刑,以及行刑日期恰好设在伊斯兰教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宰牲节。

这个结果让在场很多人哗然,宰牲节这个神圣的节日是不能执行死刑的,特地选在这一天,对于虔诚的伊斯兰教徒萨达姆来说,是绝对的侮辱。

面对在场其他法官的不解,表情严肃的主审法官毫不理睬,坚持自己的判决。

这位主审法官叫拉赫曼,他与萨达姆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仇恨的种子

1941年,拉赫曼出生在伊拉克边境的哈拉卜贾镇,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地方,却因为一场屠杀,频繁出现在各个媒体上。

那是在1988年,也就是两伊战争期间,萨达姆听手下说在库尔德游击队的支持下,伊朗已经占领了哈拉卜贾镇。

伊拉克最大的一座水电站就在这个地方,如果这个水电站出现问题,伊拉克整个北部都会出现能源短缺问题。

于是,愤怒的萨达姆下了一个极其不人道的命令。他要求下属用化学炸弹来轰炸哈拉卜贾镇以及附近地区,以此来惩罚“库尔德卖国贼”。

3月17日黎明,密密麻麻的炸弹被扔到哈拉卜贾镇街道上,黄色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城镇,很多人在睡梦中痛苦的死去。

据统计,在这场惨无人道的杀人事件中,共有5000多名当地库尔德人死亡,另有10000多人因毒气致残或受伤。

很不幸的是,拉赫曼是一名库尔德人,他的父母及其他亲人就死在这次屠杀中。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此时已经从法学院毕业,成为律师在巴格达活跃的拉赫曼,开始将向萨达姆复仇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此后只要在法院遇见和萨达姆有关的案件,拉赫曼都刻意扰乱。

在1989年,当拉赫曼将一位萨达姆的亲信亲手送入监狱,没想到当天夜里,他就被萨达姆的情报人员带走。

被萨达姆的情报人员折磨好几个月,并没有让拉赫曼退却,反而让他心中的仇恨之火更加旺盛。

拉赫曼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可以亲手将萨达姆送给死神的机会。

复仇之焰

2003年,纵横中东几十年的萨达姆被美军俘虏。

2005年,在经受了近两年美国士兵的折磨后,伊拉克政府第一次以电视直播的方式,公开审判萨达姆。

由美国选定的主审法官叫阿明,是一名库尔德人,无数库尔德人被萨达姆屠杀,美国选择他当主审法官的目的很明确。

可惜的是,阿明并没有按照美国的意图宣判萨达姆死刑,在经过几次与萨达姆的交锋后,最后结果也只是将他暂时关押。

接替阿明的第二任主审法官更加离谱,他叫阿米尔,是一位亲萨达姆主义者,不仅允许萨达姆在法庭上批评美国,甚至还当庭宣称相信萨达姆不是一个独裁者。

接连两次失败让美国政府对于主审法官的人选很是头疼,这时,极端仇恨萨达姆的拉赫曼进入了美国人眼帘。

当拉赫曼看到这个机会,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答应了。

2006年一月1月,拉赫曼走马上任,第一次直面自己的仇人,萨达姆。

拉赫曼审判萨达姆的过程,绝对不公平,但是,却是美国最需要的。

拉赫曼不仅对、关闭萨达姆的话筒,对他实行禁言,甚至驱赶法庭上帮助萨达姆说话的法官及证人,驱逐萨达姆的律师团。

甚至于审判中期,萨达姆选择用绝食抗议,拉赫曼命人对其进行强制喂食。

在拉赫曼的强硬作风下,萨达姆越发绝望,他知道拉赫曼只想亲手判自己死刑。

仅仅十个月时间,对于萨达姆的审判已经有了结果,反人类罪。

拉赫曼终于复仇了。

即使他面对的是无数伊斯兰教徒对于他侮辱伊斯兰传统文化的不满。

即使他面对的是国际人权组织对他坚决选择绞刑这一违反人权的行为的抗议。

拉赫曼用自己的整个律师生涯,换来了这一场对萨达姆的胜利。

以血还血

萨达姆虽然死了,但仇恨依旧在延续着。

拉赫曼作为直接导致萨达姆死亡的人,自然面对着萨达姆支持者源源不断的恐怖袭击和刺杀。

但在美国军队的保护下,拉赫曼毫无畏惧。

但就和萨达姆从一国总统突然沦为阶下囚一样,拉赫曼的处境也很快发生了变化,

由于伊拉克战争期间花费巨大,且收效甚微,美国决定从伊拉克撤军。

原本在美军庇佑下生命安全无忧的拉赫曼,此时也有些慌乱。

他先是向美国政府求救,申请政治避难,没想到美国政府直接无视了他的请求,因为此时的他,对于美国而言,毫无价值。

在被美国拒绝后,拉赫曼又想要寻求英国的庇护,只是对于英国而言,此时的拉赫曼除了吸引伊斯兰世界的仇恨外,毫无用处,英国不愿意自惹麻烦,自然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拉赫曼无奈之下,只得带着全家逃离伊拉克,在逃亡路上,拉赫曼面对的是萨达姆支持者一次又一次的追杀,以及数不清的恐吓。

在颠沛流离多年后,四处碰壁,无处可去的拉赫曼只能再次返回伊拉克。

相传2014年的时候,拉赫曼在易容前往库尔德人控制区域寻求保护的途中,被萨达姆支持者发现,随后被斩首。

当然,这一说法并未得到官方证实,拉赫曼现在究竟是生是死,也没人知道。

不过以他糟糕的境况来看,即使他还活着,也一定希望所有人都觉得他已经死了。

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伊拉克总统时期的萨达姆,一念之间可以让数万人无辜丧命,而怀抱仇恨的拉赫曼,以平民之身,取一人之命,完成复仇之举。

但在所有的仇恨背后,不变的是依旧受苦的人民,拉赫曼可以借美国之手完成复仇,但还有无数伊拉克人,因为美国的存在而家破人亡。

仇恨,还没有结束。

原标题: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站遭到第二次炮击

王晋燕、王斌/央视新闻客户端

当地时间8月5日,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站遭到第二次炮击。

乌克兰国家核电公司发布消息称,俄军第二次袭击了扎波罗热核电站。乌克兰国家通讯社报道称,俄军火箭弹第二次袭击了扎波罗热核电站,袭击严重破坏了氮氧站和辅助建筑,存在氢气泄漏和放射性物质溅射的风险。目前,没有人员伤亡报告。

当天早些时候,当地政府表示,乌克兰武装分子炮击了扎波罗热核电站区域,袭击发生在工人换班期间。塔斯社报道称,乌方在此次袭击两小时后再次对扎波罗热核电站发动袭击。第二次袭击来自第聂伯河对岸,核电站的工业场地被击中,当地机构正在查明受损情况。

本期资深编辑 邢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