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曼:那个执意判处萨达姆绞刑的法官,失去美军庇护后结局如何

2006年11月,伊拉克高等法院,进行了一场全世界都高度关注的审判。

这是对萨达姆的最后一场审判。

漫长的审判词中,主审法官一一念下了萨达姆所犯下的罪行,并宣告了审判结果。

萨达姆多次要求的枪决被拒绝,行刑方式依旧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绞刑,以及行刑日期恰好设在伊斯兰教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宰牲节。

这个结果让在场很多人哗然,宰牲节这个神圣的节日是不能执行死刑的,特地选在这一天,对于虔诚的伊斯兰教徒萨达姆来说,是绝对的侮辱。

面对在场其他法官的不解,表情严肃的主审法官毫不理睬,坚持自己的判决。

这位主审法官叫拉赫曼,他与萨达姆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仇恨的种子

1941年,拉赫曼出生在伊拉克边境的哈拉卜贾镇,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地方,却因为一场屠杀,频繁出现在各个媒体上。

那是在1988年,也就是两伊战争期间,萨达姆听手下说在库尔德游击队的支持下,伊朗已经占领了哈拉卜贾镇。

伊拉克最大的一座水电站就在这个地方,如果这个水电站出现问题,伊拉克整个北部都会出现能源短缺问题。

于是,愤怒的萨达姆下了一个极其不人道的命令。他要求下属用化学炸弹来轰炸哈拉卜贾镇以及附近地区,以此来惩罚“库尔德卖国贼”。

3月17日黎明,密密麻麻的炸弹被扔到哈拉卜贾镇街道上,黄色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城镇,很多人在睡梦中痛苦的死去。

据统计,在这场惨无人道的杀人事件中,共有5000多名当地库尔德人死亡,另有10000多人因毒气致残或受伤。

很不幸的是,拉赫曼是一名库尔德人,他的父母及其他亲人就死在这次屠杀中。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此时已经从法学院毕业,成为律师在巴格达活跃的拉赫曼,开始将向萨达姆复仇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此后只要在法院遇见和萨达姆有关的案件,拉赫曼都刻意扰乱。

在1989年,当拉赫曼将一位萨达姆的亲信亲手送入监狱,没想到当天夜里,他就被萨达姆的情报人员带走。

被萨达姆的情报人员折磨好几个月,并没有让拉赫曼退却,反而让他心中的仇恨之火更加旺盛。

拉赫曼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可以亲手将萨达姆送给死神的机会。

复仇之焰

2003年,纵横中东几十年的萨达姆被美军俘虏。

2005年,在经受了近两年美国士兵的折磨后,伊拉克政府第一次以电视直播的方式,公开审判萨达姆。

由美国选定的主审法官叫阿明,是一名库尔德人,无数库尔德人被萨达姆屠杀,美国选择他当主审法官的目的很明确。

可惜的是,阿明并没有按照美国的意图宣判萨达姆死刑,在经过几次与萨达姆的交锋后,最后结果也只是将他暂时关押。

接替阿明的第二任主审法官更加离谱,他叫阿米尔,是一位亲萨达姆主义者,不仅允许萨达姆在法庭上批评美国,甚至还当庭宣称相信萨达姆不是一个独裁者。

接连两次失败让美国政府对于主审法官的人选很是头疼,这时,极端仇恨萨达姆的拉赫曼进入了美国人眼帘。

当拉赫曼看到这个机会,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答应了。

2006年一月1月,拉赫曼走马上任,第一次直面自己的仇人,萨达姆。

拉赫曼审判萨达姆的过程,绝对不公平,但是,却是美国最需要的。

拉赫曼不仅对、关闭萨达姆的话筒,对他实行禁言,甚至驱赶法庭上帮助萨达姆说话的法官及证人,驱逐萨达姆的律师团。

甚至于审判中期,萨达姆选择用绝食抗议,拉赫曼命人对其进行强制喂食。

在拉赫曼的强硬作风下,萨达姆越发绝望,他知道拉赫曼只想亲手判自己死刑。

仅仅十个月时间,对于萨达姆的审判已经有了结果,反人类罪。

拉赫曼终于复仇了。

即使他面对的是无数伊斯兰教徒对于他侮辱伊斯兰传统文化的不满。

即使他面对的是国际人权组织对他坚决选择绞刑这一违反人权的行为的抗议。

拉赫曼用自己的整个律师生涯,换来了这一场对萨达姆的胜利。

以血还血

萨达姆虽然死了,但仇恨依旧在延续着。

拉赫曼作为直接导致萨达姆死亡的人,自然面对着萨达姆支持者源源不断的恐怖袭击和刺杀。

但在美国军队的保护下,拉赫曼毫无畏惧。

但就和萨达姆从一国总统突然沦为阶下囚一样,拉赫曼的处境也很快发生了变化,

由于伊拉克战争期间花费巨大,且收效甚微,美国决定从伊拉克撤军。

原本在美军庇佑下生命安全无忧的拉赫曼,此时也有些慌乱。

他先是向美国政府求救,申请政治避难,没想到美国政府直接无视了他的请求,因为此时的他,对于美国而言,毫无价值。

在被美国拒绝后,拉赫曼又想要寻求英国的庇护,只是对于英国而言,此时的拉赫曼除了吸引伊斯兰世界的仇恨外,毫无用处,英国不愿意自惹麻烦,自然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拉赫曼无奈之下,只得带着全家逃离伊拉克,在逃亡路上,拉赫曼面对的是萨达姆支持者一次又一次的追杀,以及数不清的恐吓。

在颠沛流离多年后,四处碰壁,无处可去的拉赫曼只能再次返回伊拉克。

相传2014年的时候,拉赫曼在易容前往库尔德人控制区域寻求保护的途中,被萨达姆支持者发现,随后被斩首。

当然,这一说法并未得到官方证实,拉赫曼现在究竟是生是死,也没人知道。

不过以他糟糕的境况来看,即使他还活着,也一定希望所有人都觉得他已经死了。

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伊拉克总统时期的萨达姆,一念之间可以让数万人无辜丧命,而怀抱仇恨的拉赫曼,以平民之身,取一人之命,完成复仇之举。

但在所有的仇恨背后,不变的是依旧受苦的人民,拉赫曼可以借美国之手完成复仇,但还有无数伊拉克人,因为美国的存在而家破人亡。

仇恨,还没有结束。

about author

admin

admin@mypacsapps.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